炸酱面的家常做法:青未了——叶先生的熘肝尖

2019-02-05 08:36栏目:金沙贵宾会
TAG: 熘肝尖

  她一袭红妆出场,鬓发如漆,面似皎月,成名曲唱到动情处依然音调婉转、音色辉煌。节目最后,老人家换上时装,系上围裙,来了一道家常菜:熘肝尖儿。我内心深处的某扇门,灵光乍现一般触动了机关。

  十岁那年的暑假,常躲在被窝里偷偷看大部头小说的我,突然觉得看远处一片模糊。妈妈断定是近视。惶恐不安的我躲在被窝里装睡着,听见妈妈跟爸爸商量着怎么把我送到市里二院眼科去验光配镜。妈妈叹息一声,孩子这么小就近视了,以后可怎么办啊,别像她班上的几个大个子学生,开学坐后排连黑板都看不见……偷听他们说话的我手脚心都是冷汗,觉得自己离瞎不远了。

  第二天,妈妈就找了个去市里的便车,带我去二院看眼了。从医院出来,戴上眼镜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我,不情愿地跟着妈妈在好不容易来一趟的市里逛逛。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怪模怪样,觉得满街的人都在盯着新晋“四眼儿”的自己,手足无措。

  时当晌午,肚子开始咕咕叫。妈妈带我走进一家川菜馆,对服务员说了句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的话:熘肝尖儿,来两份吧,俺闺女眼不好,要吃猪肝补补。

  从那以后,我在家里成了有单独食谱的人。妈妈会每天趁早去菜市场,将肉摊上当天最新鲜的猪肝买上,回家变着花样地为我炮制各种以它为主材的菜肴。直到有一天,我终于忍不住发了脾气,倔着不愿意再吃。我记得妈妈当时是掉了泪,对我嚷嚷道,你现在还小,还是假性近视,坚持吃猪肝补充维生素A,再加上用眼卫生,眼是有可能恢复正常的。来,妈妈陪你吃。

  很多年以后,并没有因为坚持吃猪肝而恢复视力的我,有次回家陪爹妈,在跟妈妈逛超市生鲜柜台的时候,看见了新鲜的猪肝。我灵机一动提议要给妈妈回家露一手,炒一个熘肝尖。妈妈哈哈大笑,闺女你啥时候看见妈自己吃过猪肝?我急着抢白,不对啊,小时候给我治近视那会儿,你可是很爱吃猪肝的,天天陪我吃,你都忘了吗?!错愕、迷惑的我被妈妈一句话说得哭笑不得:哪个当妈的,为了哄自己的孩子吃,就算再不爱吃,不是也装着爱吃啊?我其实最不喜欢吃猪肝啦。

  叶先生的节目结束了,听到那段尾声被叶先生唱得中气十足,声若裂帛,我竟然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  拿本《诗刊》,戴着小眼镜儿,躺在门口小板凳上模仿收音机里叶先生唱歌的那个小妮儿,在厨房里忙着给近视的闺女做各种熘肝尖儿、爆肝尖儿的那个年轻的妈妈,你们都去哪儿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