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鳝的营养价值: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2019-05-02 23:28栏目:养生妙方

  钱塘江里的“海瓜子”,成群结队,朝着西湖蜂拥而来。可惜,都还没能挨到西湖的边。

  从钱塘江到西湖,一年年“冲刺”,一年年失败,“海瓜子”想住到西湖里,哪有那么容易。

  西湖引水预处理场站长卢强,年年带着引水卫士拦截,说今年“大功告捷”,拦截的“海瓜子”数量,是近十年来最低的!

  杭州人大概都知道,西湖水来自钱塘江,钱江一桥以东的西湖引水泵站,是西湖引配水工程的第一站。

  每天有30万立方米的水,从这里被“取走”,不过,不是直接进西湖,而要先到西湖引水预处理场。

  西湖引水预处理场位于九曜山南侧、杭帮菜博物馆的山脚下,钱塘江水到了这里,经过加药、混合、絮凝、沉淀几个步骤,最后往西湖里输送的时候,已经清澈透明。

  这时候的水不仅颜值高,而且已经完成了“减肥”任务——原来在水里基本以颗粒态存在的总磷也被一同去除。

  清澈的出水沿着九曜山输水隧洞奔腾向前,一路往北流经太子湾明渠,穿过南山路,注入小南湖。

  “海瓜子”想进西湖,最快捷的路线就是走这里。可惜,也就是这里,是让它不得不放弃西湖的地方。

  西湖引水预处理场,有四个进水口,每个进水口配了三道拦网,“海瓜子”的西湖之游就是停在了这道拦网上。

  12日上午,两位引水卫士上手,合力把一道拦网拉起来。网出水的瞬间,一股腥味直冲鼻腔。围观的我,忍不住干呕了两下,卢强说:“这还算好的,天热的时候,那才叫臭!”

  一网拉上来,“海瓜子”就牢牢地附着在网上,要使劲才甩得下来。一个网看上去,“海瓜子”爬了大约半网的样子。

  往年,七八月,是“海瓜子”最嚣张的时候,卢强说一天随便弄弄也要五六百斤,起码装满两个垃圾桶。但今年,一天也就半个垃圾桶的量。

  西湖引水预处理场,是2003年建起来的,起初没有“海瓜子”,过了几年慢慢出现,接着就越来越多。

  最初见到它们,大家也不认识,看看模样像海里头的“海瓜子”,就这么叫了起来。海瓜子炒炒都好吃的,但这里拦下来的,“太腥气了,谁要吃”?

  不但腥,肉也没有的。一颗颗都是指甲盖大小,壳倒是薄薄的,剥开来,里头的肉很少,就好比一颗颗瘪掉的瓜子。

  整个西湖引水预处理场,都没人愿意尝尝看,一网网抓,一网网倒进垃圾桶。因为“海瓜子”离开水一会儿就死,夏天稍稍一晒马上就臭了,还连累得大家要不停地和清洁工人说“帮帮忙”。

  为了它这么费劲,是因为每年夏天,“海瓜子”繁殖太快太多了,要是不拦截的话,就会堵塞引水通道,影响引水量,所以每年夏天都是清理“海瓜子”的繁忙季。

  去年,直径2米的管道抽干了水,人走进去后吓了一跳。卢强说:“管壁上密密麻麻,都趴满了‘海瓜子’,起码五六厘米厚。”

  于是,趁着管网大清理,也把占领管壁的“海瓜子”们彻底清理了一次——打开水泵,加大水量,对着管壁直冲,把它们都冲走。

  本来都准备好今年还要再“大战一场”的,结果没想到大清理效果这么好,卢强说,很可能是把它们从“源头”上清理掉了。

  一直叫“海瓜子”,卢强说,其实大家也不知道它到底叫什么。去年夏天,很多人听说西湖“海瓜子”多,来打听的人不要太多哦。

  有人说,这就是“海瓜子”,只是还没长大,要长到起码栗子大小,肉厚了,吃起来像黄蚬儿一样,鲜的。

  很多饲料厂来问,想收购。一个说喂鸭子吃的,一个说晒干了打成粉,喂猪的。但是饲料厂开口都很大,一天都要几吨的量,西湖引水预处理场最多的时候一天也才拦下五六百斤,根本够不上。

  浙江自然博物馆研究贝类的钱周兴,听说了以后,也跑了一趟西湖引水预处理场,专门去看过,盖章认定“海瓜子”其实是淡水贻贝。

  钱周兴说,贻贝的家族非常庞大,都是生活在海水里。“海瓜子”是贻贝里唯一一个可以生活在淡水里的,属于淡水壳菜的一种。

  吃是可以吃的,但几乎没有人会吃,因为它“两头不占”:一个呢,是肉不好、味道不好,压根比不上同一个水域里的黄蚬儿;另一个呢,和海里的淡菜比,那就更没法提了,不过猪、鸭、鹅这些倒是蛮喜欢吃的。

  每年天热以后,气温上了25℃,淡水贻贝就会活跃起来,开始繁殖。今年量这么少,钱周兴说,肯定是和去年的大清理有关,“生活的小家都被铲除了,母体都弄没了,没有来得及留下下一代。”

  不过,钱周兴也说了,它们绝对不会就此消失,再过上一两年,又会慢慢多起来,搞不好以后还会再一次“大家族”赶来。

  四个进水口,每个进水口配了三道拦网,卢强说,2004年装下这些拦网的时候,压根没想到后来要对付“海瓜子”,最初是为了拦垃圾的。

  最怕的是塑料袋、塑料杯、树枝,尤其是塑料杯,一个不留心堵住了吸水口,就会导致淤泥吸不出来,每次都要费好大劲打捞,烦都烦死。

  早些年,从钱塘江“游”过来的垃圾,还线年开始,“海瓜子”数量多了,成了“头号选手”。

  但同时,垃圾也一年比一年少了下来。尤其是这两年,卢强说,一网网拉上来,垃圾很少见到了。

  小鱼倒是不少,每一网都有五六条小鲫鱼,还没手指头长呢,在网里蹦来蹦去的。引水卫士赶紧捡起来,扔进水里,让它们重获自由。还有条巴掌长的白条,已经肚皮朝天了,卢强说碰到死鱼,就捡出来扔掉。

  每天早上8点和傍晚5点,都会拉网清理,每天拦截的“猎物”不要太多哦,除了小鱼、小虾,偶尔还有青蛙和蛇。

  卢强说,最讨厌碰到有人在钱塘江里放生。头天有人放生了,第二天一早,一网拉上来,都是早就翻白眼了的死鱼。“外头随便买来的鱼虾,根本不适应钱塘江,一天就死。这哪里是做善事?明明是坏事啊。”